over 2 years ago

剛看到一篇
張系國:台灣人最愛的「小確幸」,根本是最自私的想法

幾千年的中華文化我實在不是很懂,或許中華文化就包含著自私,或許沒有

但至少我認同:幾十年來的台灣深受「自私」這個毒瘤所苦,並且在近年開始發病,大家才發現台灣病得不輕

而張系國所要闡述的主旨,雖然大體上我同意

但顯然他對日本文化不甚了解,才會對這個外來名詞嗤之以鼻,將它貶為純粹的哈日行為

所以文章內容對台灣人的思考方式描寫不夠細緻,只是單純地用自私帶過
(對不起我自認為比較懂台灣人的劣根性)

<!--more-->

其實他要針對的應該是台灣歧異過的「小確幸」

但這個從日本文化而來的詞並沒有錯,就像「宅」一樣

錯的是凡事不願深究,總是將自己膚淺的理解套用在未知的事物上,藉以合理化既有行為,並對此感到自我滿足的台灣人

舉例來說:

「宅」?哦我知道啦就是那種臭臭髒髒胖胖不太會講話的男生!
「小確幸」?我今天撿到一百塊超爽的,但也不是很多錢,就是小確幸啦!

你發現了什麼?

會這樣理解的台灣人,根本懶得去理解別人的文化、文字內涵的意義,那樣子思考太累了

反正看到一個「新」的詞彙、概念,就把它直接「對應」(mapping) 到「舊有」的思維上

就幾乎不用動腦,不用理解吸收,可以馬上告訴自己「我懂了」

原本理解、吸收新事物的過程應該是這樣:

對很多人來說卻變成這樣:

所以理解的事情並沒有增加

這是很可怕的速成習慣,一如我最詬病的台灣文化─短視近利

以為自己在短時間內達成了什麼,實際上卻只是在自己的小圈圈裡面志得意滿

話說回來「小確幸」的真正意義是什麼?

不想去看村上春樹的書、不想深究日本文化沒關係
隨便找就知道小確幸根本不是台灣人愛用的那樣,像是:
人間百年筆陣-- 每個日子裡的「小確幸」

就我的理解,小確幸是找到屬於自己定義的幸福

是懷著知足與感恩去體會生活,感謝每一天的平凡

村上春樹認為:「為了找出個人生活中的小確幸,還是需要或多或少有類似自我節制的東西。例如忍耐著做完激烈運動之後,喝到冰冰的啤酒之類的。」

「自己定義生活、從自我要求中反過來找到確切可以讓自己開心的東西」

恰好跟台灣人定義的小確幸完全相反

台灣人的小確幸是放棄思考
大老闆講話比較有可信,知名人士講的話就有參考價值
以名聲、權威來決定一個人說話的份量
最應該尊重的專業人員往往是最不被尊重的那一群

大家說公務員好就考公務員,大家說哪個科系賺錢就念哪個科系

所以有人把鐵飯碗當做小確幸,即便這個鐵飯碗是全民負擔
所以有人把跟風排隊買炒作的商品當做小確幸,即便你是用錢買了跟別人毫無差異的「幸福」
所以有人不願意站出來對抗剝削、壓榨、人吃人,反正這次不是自己就好,即便早晚都會輪到自己

小確幸本應是「小」且「確實」的幸福

放棄思考、鴕鳥心態的隨波逐流真的有「確實」嗎?

剛好相反

台灣人就是不知道哪裡有確實的幸福,才總是跟著別人走

「幸福」這個詞的重量絕對不是隨波逐流就乘載得起

對,思考真的很累
但當人停止思考的時候,就別期待幸福會自己上車
因為不思考的人腦袋根本裝不下什麼幸福
裝得下的不過是一堆虛幻的想像罷了

當然我的理解未必完全符合原意

你也可以說你的幸福就是放棄思考、得過且過

但現今的台灣,除非你已經踏入棺材一半,否則恐怕沒有人有資格得過且過了

大家口中的腦殘政府、智障政客,他們用的腦力還遠比這些濫用小確幸的人多

繼續幻想吧,台式小確幸。

(本篇作者為說話沒份量的菜鳥工程師)

← 請不要低估年輕人的公民運動精神 人才出走,不,是大家都出走了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