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3 years ago

這幾天香港的假普選抗議運動在網路上鬧得沸沸揚揚(對,沒有電視報紙)

每次有運動就會有些不清楚現況的人,對這些「年輕人」大扣帽子
認為這些人是無所事事,毫無競爭力,不靠抗議以後可能就會失業的低階份子
趁這次機會來撕掉一些錯誤的標籤

「你們不要怕競爭,沒競爭力不管統一還是獨立都一樣」

是我從學運以來聽過長輩講最多次的一句話
看起來好像有道理
但我認為這句話 從根本上就搞錯了台灣年輕族群的擔憂與理想

首先是競爭(精確地說,是指著年輕人說你們怕競爭)
我非常肯定地說
最關心這些事情的反而是最有競爭力的一群
是就算被統一了,比台灣大多數人都還有能力不被淘汰的人
沒有競爭力的人根本不會了解事情的嚴重性

學運是競爭力不足的年輕人搞的東西

我反問一句好了:只要加強自己能力就能高枕無憂了嗎?
這世界上有太多東西,並不是用能力決定的
是關係、是地位、是階級
在台灣甚至是比誰先早出生
所有的利益分配都是政治決定的
不關心政治比死還可怕,最慘將會失去自由

學生搞什麼運動,專心念書比較實在

這裡有一個明顯不合理的假設:搞學運會荒廢學業
我不認為靜坐個幾場就會把台灣大學生的競爭力搞差
難道競爭力差的學生,不去參加學運就會在圖書館用功?
這實在太看不起台灣年輕人,也太看得起台灣年輕人了

我也不認為上班族花一點心力在關心社會運動就會讓台灣競爭力下降
我們的產值一直都在提昇,只是沒有回到基層的薪資而已,這是事實
不要看不起願意犧牲自己休閒時間的上班族

你問我為什麼如此肯定

是信念

這些人的信念遠比那些只願意安於現狀的人強太多了
他們大可以獨善其身,只專注在培養自己的競爭力就好
更甚者像一般人,回家打開電視罵一罵笑一笑就好
只是話又說回來
沒有信念,空有競爭力
難道就可以拯救破產的勞健保、退休金?
難道就可以打破台灣這個假民主真鄉愿社會?
難道就可以阻止階級複製,讓有能力的人上檯面?
我不信。

有信念,才有核心價值,才有動力去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
才不會空有能力,卻被他人所奴役,甚至去當共犯奴役他人

培養競爭力
的確是一個應該努力的方向,不過也只是其中一個面向
我不認為這跟學運、社運有什麼衝突

這種錯誤認知就像叫大學生不要去搞社團一樣
有能力的人自然可以兼顧好幾個社團跟學業(雖然要付出一些東西)
不用功的人就算不參加任何外務一樣會被二一
難道我們會說社團是危害學業的元兇嗎?

會因為學運荒廢學業的人,那是他要對自己負責,不是學運要為他負責

學運浪費時間,政府根本不鳥你

乍看之下,每次運動有達到訴求跟目的嗎?
沒有,幾乎每次都輸了!

但這些運動的本質是喚醒,不是正面對抗
透過一次又一次的喚醒,下一次將會有更多人站出來對抗
社會如果沒有凝結這樣的意識,絕對無法改變

台灣需要喚醒所有人的民主意識
從每個人的生活周遭開始
去監督、去質疑那些「沒有競爭力」的權力者
即使是你家附近的鄉鎮里長也好
他們擁有操縱所謂「民意」的權力,卻不見得有盡到職責

年輕人真的怕競爭?

現今的台灣尚且提供一個雖然很虛偽,但至少還能競爭的環境
隔壁的香港已經毫無選擇了
要普選?給你阿,大便、餿水、爛蛆三選一
要自己決定未來?抱歉,不存在這選項

自由是用多少錢也換不來的
「競爭的權力」也是一種自由,是可以被限制的自由
當自由被剝奪了,再有能力,無法競爭都是空談

我們根本不怕競爭

我們怕的是「不競爭」

真正怕競爭的是待在家裡只想每個月領退休金的那些人
真正怕競爭的是那些不敢站出來抵抗不公義,只想在共犯結構裡繼續謀取蠅頭小利的人
真正怕競爭的是握有大量政策經濟補助、破壞台灣環境資源,沒有保護傘就會倒閉的人
真正怕競爭的是握有既得利益,卻沒有能力,不想因開放競爭而失去地位的人
真正怕競爭的是已經過得很安穩,懼怕因為社會正義而犧牲掉自己利益的人

最後,支持香港佔中運動,反對香港假普選
不管在台灣、香港,還是全世界
民主社會參與公民運動,一直都應該是理所當然

← 從習俗看台灣社會 繼續幻想吧!台式小確幸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